• <meter id="yiiaq"><font id="yiiaq"></font></meter>

        全民乐棋牌

        中國文化產業網>珠寶>新聞動態>

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中國珠寶第一城:每年賣出千億粒,壟斷全球80%人造寶石

        2019-10-17    來源:快資訊    編輯:趙輝

        這座只有30萬人的小城,每年生產1000億粒寶石,占據世界人工寶石市場80%的份額。

        早上七點,梧州當地的珠寶交易市場“寶石大廈”,熙熙攘攘,人流涌動。

        湖南妹子彭艷麗就在這里辦公。

        “這里每天人流不息,其中大部分是外國人,背著大包來這里找貨源。”

        “印度人最多。”彭艷麗說,他們眼神敏銳,成交很快,把看好的寶石塞到紙箱子里,三兩下就用膠帶封好了口子。

        梧州分布著大大小小1000多家珠寶工廠,以及家庭作坊。這個只有30多萬常住人口的城市,最高峰時,卻有十幾萬人,都從事著同樣一種工作——人工寶石制造。

        當地,寶石的年交易量超過1000億粒。其中,80%以上都出口到了歐美地區。

        這里,每天都有人,上演著日進斗金的財富故事。

        2009年,湖南妹子彭艷麗來到這里。初來乍到,她拖著行李,租住在步埠路的平房。那時的她,怎么也想不到,日后有一天,她居然成了一年出口2000萬元的珠寶女老板。

        t0184079addc5b38109.jpg

        日進斗金的中國珠寶第一城

        梧州市西江大橋南岸,一座巨型雕塑屹立在大轉盤中央:一雙大手托起三顆熠熠生輝的寶石,基座刻著“世界人工寶石之都”。

        梧州是廣西的“東大門”,是進出廣東省的要塞,因為交通方便,人工成本低。上世紀80年代,香港珠寶制造商崔福明到梧州探親。車子剛邁出廣東省,就進入了廣西梧州市境內。

        當時,他的工廠設在廣州,改革開放初期,廣州的人工成本增加,一個工人的月薪漲到了300多元。而梧州距離廣州只有200多公里,當地人工工資不足百元。

        崔福明決定將廣州的珠寶工廠搬到梧州,開始聘請當地人為自己造人工寶石。

        崔福明的舉動,很快引起了香港、臺灣其他珠寶商的注意,他們同樣面臨著人工成本增加的問題。沒過幾年,梧州就聚集了幾十家人工寶石加工廠。

        本地也有不少人加入“寶石大軍”,自己做起寶石生意。

        2000年后,梧州人工珠寶產業發展到頂峰,30萬人口的小城里,有10多萬人都從事和人工珠寶相關的工作,高峰時,這些人每年能生產80億粒寶石。已經占據了全世界80%的市場份額。

        走在大街上,不論是商場還是小店里,總會擺上幾盤鴿子蛋大小的人工珠寶項鏈,“祖母綠”“紅寶石”“藍寶石”閃閃發光,一看標價“9塊9”。

        “除了街上開滿了小作坊,鄉下也冒出了很多個‘寶石村’,村民覺得種地不掙錢,都放下鋤頭,買幾臺機器,回家自己造寶石。”

        那些年,梧州誕生了很多“造寶石創富”的故事。

        “寶石村的民房全部推倒,蓋起了高層樓房。當地老板賣寶石一年掙了一個億。”

        俄羅斯商人來了

        湖南妹子彭艷麗初到梧州時,當地的人工珠寶產業已經相當成熟。

        她在一家寶石公司做文員,租住過的步埠路,過去只有兩間學校和幾排低矮的民房,如今整條街都是賣珠寶的門面。

        因為英語好,她被分配做一些幫外商翻譯的工作。

        2013年,俄羅斯珠寶商人奧列格來到寶石大廈,他想定制一種用特殊工藝打磨而成的人工寶石,這款寶石擁有100多個切面,“不管你從哪個方向看過去,它都會發出耀眼的光。”

        俄羅斯的寶石工廠,沒有人愿意幫他做如此復雜的工藝。奧列格沒辦法,他只身來到梧州,但找了很多梧州的工廠,仍然沒有工廠愿意接單。當時,梧州大部分工廠切割的寶石,只有40多個面。

        很多工廠手里的訂單已經“接不完”,若是增加切面,工藝和時間起碼要增加一倍。“沒人愿意接一個生客。”

        一次偶然,奧列格認識了彭艷麗,彭艷麗在當地幫他找了一家工廠,說服工廠幫忙打樣、定做、發貨。

        原本只想著幫一次忙。但是,當賬戶上多出一筆數額客觀的酬謝費時,彭艷麗嗅到了商機。奧列格跟彭艷麗建立了合作,“我每個月都下訂單,她能幫我負責工廠的生產和發貨。”

        這之后,彭艷麗干脆辭職,專門在梧州幫奧列格“找貨”和“訂貨”。

        盡管在珠寶公司做了幾年,但彭艷麗對人造珠寶并不了解。“我甚至不會鑒定珠寶,用鑷子夾珠寶時,拿不穩,總是滑掉了。”

        為了“入門”,彭艷麗每天蹲在工廠門口,等廠里的老師傅下班,就立馬迎上去,笑瞇瞇地拉著老師傅回家,燒一桌子湘菜。

        老師傅吃得開心的間隙,彭艷麗就趁機討教經驗。寶石的價值、成色、材質,都是她在飯桌上學到的。

        常規下,一顆寶石最小的只有0.7MM,最大的有20多MM。老師傅拿著一盤子散珠寶,一手夾住寶石,一手拿著放大鏡。給彭艷麗講解,“這一看就是玻璃材質,光澤不明顯。”“細看之下,這顆寶石面上有劃痕,要報廢。”

        等老師傅走了之后,彭艷麗一手把寶石撥散,重新用鑷子一顆顆夾起來學習。

        就這樣學了一個多月,當彭艷麗決定全職做珠寶生意時,讓她沒想到的是,除了奧列格零星的訂單,她有大半年接不到別的單子。“沒有其他工作,心想當初還不如不辭職。”

        當時,梧州看似在珠寶市場,擁有不可動搖的地位,但實際上,當地的商人,已經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。

        “做寶石的人多了,大家開始打價格戰,外國客戶利用這一點,每次都能把價格殺到最低。”當時有很多珠寶公司,原本1元多錢也能賣掉的玻璃寶石,最低時只賣幾分錢。

        為了讓價格更加透明,梧州出現了第一批在國際站上開店的珠寶商。

        彭艷麗就是其中之一。她通過國際站接單,做外國人的生意。專門幫那些無法親自到梧州,但是有需求的外國人,采購人工寶石。

        “培育”鉆石

        t01640faaca3013215b.jpg

        彭艷麗有兩家固定合作的工廠,客戶下訂單后,她根據需求采購原料,設計好寶石外觀,然后拿到工廠進行加工。

        在她合作的工廠里,每天都會有成千上萬顆寶石誕生。一顆人造寶石的材料也有很多種,從幾元錢的玻璃寶石,到幾百元的莫桑鉆。

        這些寶石在半人工、半機器的流水線上,至少經歷了一周時間的切割、打磨、拋光等工藝。

        “玻璃寶石就是普通人買著玩,莫桑鉆不論是硬度還是成色,都和天然鉆石的區別不大。”所以,莫桑鉆能滿足那些有搭配需求的人,可以經常更換。

        不過,莫桑鉆的組成成分是碳化硅,光澤度不夠,表面看像蒙了一層霧。“仔細瞧,仍能看出來是仿造的。”

        這幾年,不少客戶找到彭艷麗問,“就沒有高端一點的人造鉆石嗎?”

        當時,市面上已經出現了一種“培育鉆石”,“據說這種鉆石的成分、硬度、光澤都和天然鉆石無異。”

        去年,彭艷麗進回一批“培育鉆石”原料,切割、設計成了“鉆石”成品。

        這樣的“培育鉆石”,其1克拉的價格,只需要天然鉆石的20%。

        有生產條件的工廠,甚至會直接將其加工成鉆戒,一枚1克拉的人工鉆戒,成本在8000—10000元,卻能賣到近2萬元。如今,在梧州的寶石大廈里,已經有不少檔口銷售“培育鉆石”。

        發現“新大陸”

        開店后,彭艷麗發現,在所有進店的客戶里,美國和加拿大人咨詢的頻率最高。“一天里,幾乎過半的詢單都是這兩個國家的人。”

        美國、加拿大是彭艷麗在國際站上發現的“新大陸”。“原來,這兩個國家的買家對人工寶石的接受度更高。”

        在國際站開店沒多久,彭艷麗就接到了一個來自美國的訂單。對方想要1000美金的人工寶石,沒有過多的要求,只一個勁強調“要大!”

        彭艷麗挑了工廠最大的尺寸,每一顆寶石都有15mm—20mm,拿在手上活像顆鴿子蛋。發了樣品過去,結果對方很滿意,立刻就下單了。

        “很多美國人的手上,最少戴著三枚鴿子蛋大小的寶石,這八成就是從梧州出去的人造寶石。”

        從各國的訂單里,彭艷麗也發現了每個國家買家的喜好。比如, “巴西人喜歡色彩鮮艷的”,“意大利人喜歡小巧精致的”,“亞洲人更喜歡看上去亮閃閃的”。

        彭艷麗把這些經驗帶到了店里。“顆粒大的、色彩鮮艷的寶石放在首頁最明顯的位置,買家一進店就看得到。

        這兩年,彭艷麗的銷售額從3年前的800萬元,增長到了2000萬元。現在,她的寶石賣到了美國、加拿大、巴西、德國等十幾個國家。

        今年,彭艷麗也注冊了自己的珠寶首飾品牌“梅西珠寶”,專門生產人造鉆石首飾。


        全民乐棋牌